政策更给力一点

此外,全国政协委员、亿利资源集团董事长王文彪还建议,要想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就要在发展产业的同时把生态摆到重要位置。只有把产业、生态、民生三者的关系解决好了,才能协同驱动,使经济可持续发展。“我们要的是有质量的、高效的发展,不是不要gdp,而是要有质量的gdp,实现灰色gdp到绿色gdp的转变。”

“有一个问题很实际,国有企业有国资委和国有银行‘撑腰’,但民企则承担无限责任。所以我认为国家应该给所有的民营企业减税,把民企的税务放开。政策更给力一点,减负力度再大一点。”全国政协委员、美克集团董事长冯东明说。

全国政协委员、湖南省副省长,省工商联主席何报翔也在企业减税方面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企业再投资的税费如何算,值得相关部门具体研究,目前的情况是企业再投资也需要交税,有重复征缴的问题,也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企业再投资的热情。

“从创业政策方面,全国能否不搞一刀切。”谈到大众创业和万众创新问题,全国政协委员、贵州兴伟集团董事长王伟建议对于西部地区最好能有一些更为优惠的政策。“给他们再腾出一点时间来创业和发展。”

“这个问题一直没有得到有效解决。”全国政协委员、江西省工商联主席雷元江称,银行融资难,社会融资贵,大量的社会资金高息融资,有的融资成本高达四五分的利率,由此很多企业因资金链断裂而倒闭。

全国政协委员、广西省工商联主席磨长英则建议对中小微企业减税、免税,尤其是对解决就业和安置大学生的企业。磨长英还认为,国家出台了小额纳税人、一般纳税人的标准,有的小企业刚好在界定的临近边界,对于这样的企业,税务部门可以将其定额在50万,也可以定额在100万,这样就会有很大的寻租空间。

对此,工商联界别的政协委员们在小组讨论会上,围绕如何“把握发展主动权”、促进经济平稳增长等各抒己见,他们从科技与金融体制创新、发展实体经济、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题等等多个维度,积极建言献策。

“新的一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之年,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开局之年,也是稳增长调结构的紧要之年。”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明确指出,我国经济下行压力还在加大,发展中深层次矛盾凸显,今年面临的困难可能比去年还要大。“同时,我国发展仍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有巨大的潜力、韧性和回旋余地。”

“去年一年,实体经济很难熬,可以说是最困难的一年。因素也是多方面的。”全国政协委员、新华联集团董事局主席傅军表示,首先,市场的购买力萎缩了。比如一些白酒企业,其销售额下降了至少一半以上,经营压力凸显;其次,财务成本日益上升,融资贵的问题严重存在。

“据我了解,去年工业企业的利润平均是2%-3%。这种微薄的利润与银行贷款利率高有很大关系。虽然中小企业贷款的基准利率是5%,但基准利率部分只占很小比例,其他都是按照上浮利率放贷。此外还有人力成本上升等因素。如果实体经济这样下去的话,经济和就业都会很成问题。”傅军说,实体经济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如果偏废实体经济的发展,而只靠互联网的话,国民经济也会出问题。“我建议2015年我国政府应更好地研究如何更好促进实体经济发展。”

雷元江认为,当前经济下滑的背景下,金融改革迫在眉睫。“我国货币量按说不少,但企业缺钱。其实是很多资金在金融体系和大企业里面空转。此外,我国金融机构较少,但市场主体多,这明显不符合配比。此外,很多金融创新产品也不符合中小企业发展实际。”

此外,磨长英建议既要减税也要减费。在西南地区,非税收入占到财政收入的30%左右,是非常高的,而广东的这一占比则只有13%。“非税收入增加了很多营商环境成本。

对于中小微企业融资难题,全国政协委员、河南省政协副主席、河南省工商联主席梁静认为,小微企业最大的问题不是融资难,而是融资贵、融资慢。近几年很多国有大银行也很重视中小微企业融资,但为什么中小微企业还是不去银行融资而去民间借贷呢?

“企业创新还要靠体制创新来推动。”杨铿同时也指出,只有在发明成果能够得到保护时,企业才能更好地创新,从而促进生产力的发展。“所以,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让各类企业法人财产依法得到保护。’这一条我认为是非常好的。”

“中国的经济发展到了一个新阶段,30年来我们的企业抓住了需求性经济进行发展,但是我们更多的企业还在苦苦探索。”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传化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徐冠巨表示,目前有的企业是很苦的,如果融资利率达到1分5、2分的企业状况一定不会好。“所以,金融改革、利率市场化要加快进行,更加有效地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全国政协委员、蓝光集团董事局主席杨铿也认为,高科技、互联网、现代服务业等新兴产业无法代替所有产业,传统产业在贡献70%-80%比重的gdp的同时,也解决了大量的就业。“调结构不是一天两天能调好的,经济发展是循序渐进的过程。国家在经济转型升级的过程中也要兼顾到传统产业的发展,充分考虑中国国情。”

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伊利集团董事长潘刚则表示,大的金融机构和农村的中小微企业在各自的业务上有着天然的矛盾,这里边主要是信用问题。潘刚建议,要鼓励龙头企业去发展农村普惠金融,成立融资性的担保公司或者小额贷款公司。“如果能放开普惠金融的地域限制,对于扶持中小微企业就会更具意义。”

政府工作报告同时强调,必须增强忧患意识,坚定必胜信念,牢牢把握发展的主动权。

冯东明则建议,对传统产业升级或者转型的企业,尤其是自动化程度和智能化程度达标4.0的企业,应该对其前期研发费用和后期经营开发费用给予补贴。“但我们现在依然有一些怪现象,真正升级的企业拿不到支持,没有升级的企业反而拿到了费用。”

“其主要原因是因为银行贷款流程缓慢,致使小微企业错过了很多机遇,企业有的项目可能需要在几天内融资到位。在河南,小微企业的融资利率1分2、1分5的都很少,融资利率2分以上的企业不在少数。据有的小微企业反映,在春节期间,融资利率在1毛的他们都可以接受。”梁静说。